当前位置: 首页 > 企业文化 > 员工感言

回家

时间:2018-04-17     来源:扬农集团
视力保护色:
我们是中国海军,来带你们回家!” 在电影《红海行动》中,当蛟龙突击队冲进废旧建筑里,从恐怖组织枪下解救出被围困的中国公民时,说出了这样一句话。那一瞬间,一股凝固时空的力量,一种难以名状的感动,让我无语凝噎…… 如果没有经历过类似的无助和绝望,恐怕永远不会明白“回家”这个词有多重。坐在影院里,我仿佛就是一名蜷缩在战争一角的被困者,前一秒耳边还轰鸣着巨大的爆炸声和急促的喘息声,后一秒却因为“回家”这两个字,心情突然放松,一切回归安静,好像自己也被一起解救了。 我不只是我 我曾经在喀麦隆工作了四年。喀麦隆位于非洲西部,靠近大西洋,是赤道边上的热带雨林国家,全年雨水充沛。四年的旅非经历,让我经历了很多,感悟了很多。 在国内,大家都说过年越来越没有年味儿了,中秋月饼不好吃,端午的粽子没意思……但当我身在大洋彼岸时,特别期盼过节,过起节来也格外“认真”。 要知道,当你身在异乡,身边只有两三个同胞,对祖国的向往、对家人的思念只能寄托在过节时满满的仪式感上,这样才能将心中的思念和自豪真正表达出来。 记得那年中秋节,月朗星疏、云淡风轻,月亮格外圆也格外亮,我和其他三位同胞邀请当地的朋友一起过节。我们在户外搭起露天的台子,伴着中国传统民乐,吃着香甜的月饼,我无比自豪地向大家介绍起中秋节和月饼,讲述着团圆对中国人的意义,还有璀璨的中国文化。那是一个永生难忘的夜晚,一个很幸福的喀麦隆中秋之夜。 那时候,我经常默默地问自己:“我,给中国丢人了吗?” 也许你会觉得这只是没缘由的小情绪,但却是很多海外游子的共同心声。 在海外,我们的一言一行代表着中国的形象。每每听到当地人嘲讽“中国制造”,讽刺少数唯利是图的中国商人,我很难受,总是情不自禁地想要抗争和辩解。当看到国人在海外不注意品行,在机场等公众场合言行举止不当,我也会难受,难免要上前劝阻。 在非洲机场候机厅,一部《禁止偷猎象牙》的宣传片滚动播放着,当看到偷猎者竟是一个中国人的时候,我满腔愤懑。在海外,我不只是我,也是中国形象的一个缩影。 我为祖国打call 喀麦隆也有战乱、恐怖袭击和人肉炸弹,而且袭击目标主要是非军事设施和普通民众。2014年我初到喀麦隆就听闻,中国水利水电某局的喀麦隆公司遭到恐怖组织劫持。随后,大量中国企业和人员陆续撤离北部行省。但是在北部中心城市马鲁阿的七名中国老师仍然坚守岗位,他们在雅温得第二大学孔子学院工作。随着恐怖袭击愈演愈烈,很快,马鲁阿封锁了交通,七名中国老师被困,情况危急! 电影中有这样一幕:恐怖分子以孩子性命为要挟,父亲被捆成了人肉炸弹疯狂开向我军阵地,当中国军人不顾自己生命安危救下这位父亲后,他的第一句话就是“救我的孩子…… ” 可在战火纷飞的马鲁阿,谁又会去解救七名被困的中国老师呢?后来,机缘巧合,我结识了其中的一名女老师,她向我讲述了那段经历。在中国外交部门的努力下,通过当地政府的介入和协商,他们被接回了首都雅温得。她满眼含泪对我说:“我们很害怕,但没有绝望,因为我们知道领事馆正在努力营救。但是,到了要上飞机的时候,我们都哭了,很难过,学生们用汉语说,老师、老师,你们要走了……老师、老师,你们还会回来吗?我们要学汉语,我们在这里等你们……” 在喀麦隆的杜阿拉港口,我有幸近距离接触到了完成护航任务的中国海军军舰。2014年5月,刚刚结束中尼首次反海盗联合演练的中国海军第十六批护航编队驶抵喀麦隆杜阿拉港,对喀麦隆进行为期四天的友好访问。 这是中国海军舰艇编队首次访问喀麦隆,盐城舰、洛阳舰巍峨挺立,五星红旗高高飘扬。那天,荣誉感和自豪感在我心中沸腾着,因为我是中国人,这是来自祖国的舰艇,我面前的是威武飒爽的中国人民海军。 作为代表,我参观了舰内的宿舍,房间跟大学生宿舍很像,但空间很紧凑,6人一间,高低床,床边还有一箱方便面和火腿肠。好几名90后官兵引起了我的好奇,便问他们在海上辛苦吗?他们说不辛苦,还有几个月就可以回家了,正好来得及回国过年。231天,中国舰队航行了12.7万海里,顺利关注祖国。 2017年的春天,我也从喀麦隆回到了国内。很幸运,能拥有这样一段独特的非洲经历,带给了我异常珍贵的人生记忆。在非洲的四年里,我渐渐懂得,人生中总会碰到很多挫折和磨难,也开始领悟成长的意义,觉得任何问题在死生面前都是小事。但看着手中的票根,不断回味着影片中“回家”这两个字,感到有些东西其实比生命更珍贵。 作者:扬农集团 申金鑫
友情链接